高利贷、打滚息、加倍罚金!固始高建元们的罪恶生意经

在平常人眼里,月息超过3分,是不是就涉嫌高利贷了?是不是就不受法律保护了?可就有人放贷500万元,经过一年半的反复操作,借款人需要还款2600万元,而且法院还支持放贷人。这样的事,怪不怪?可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河南省固始县,多少人就因为这样让人咂舌的高利贷、打滚息、加倍罚金,生意破产、家破人亡!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以为遇到“好心人”,实则掉进无底洞陷阱
高建元何许人也?河南省固始人蓼城街道办事处人,1963年生。他在郑州注册成立了河南惠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其放高利贷的平台,虽然该公司没有小额金融牌照,可高建元照样把高利贷玩得让人眼花燎乱的。陶静,女,对外声称是河南惠通公司的客户经理、财务负责人,实则是高建元放高利贷的共同利益人,系同一借贷主体。高建元用固始元盛汽车部件责任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妻子陈金芳的名字从固始建设银行贷款合计1000多万元、最后一笔是530万元,低贷高放吸取暴利,个人可以开公司办银行业务,扰乱金融秩序,在固始放高利贷达五年之久、无法无天,无人敢管!
徐飞,1975年生,固始县三河尖乡人。在固始县以做苗木花卉、园林绿化生意。2016年3月份,因为生意需要,急需进一批苗木而资金不足,经人介绍认识了高建元、陶静等人,提出向高、陶借款。高建元利用徐飞急于用钱支付树苗款,迫使徐飞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其出资 300 万元与徐飞共同买一批树,再将该批树卖给徐飞开办的公司,当天即分取利润 200 万元。然后高建元把本利 500 万借给徐飞使用,月利息三分八。惠通公司后续据此补签 500 万元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时间为3个月。该款分四、五笔转到徐飞指定的账上。
徐飞的恶梦从此开始了。
借款3个月到期时,徐飞找高建元、陶静还款。可是却找不到人,打电话也可能不接,造成徐飞逾期,多则逾期近20天,少刚逾期7天左右。可根据借款协议,逾期天数内,按月息六分计息,并罚等额的罚息。比如2018年1月14日到4月18日,超期14天,超期内按六分计息共7万元,“违约”罚息7万元。这样在借款期内按月息三分计息,超期又多付14万元的利息。而且每一次,高建元、陶静等人都避而不见,让徐飞造成事实上的逾期。
如果徐飞没有钱还上,必须用高建元、陶静就找来过桥的资金,让徐飞先还款,再重新签借款协议。可用过桥资金,每100万元,徐飞要出5万元的过桥费用,比如500万元,则每过一次桥,徐飞就是付25万元的过桥费用,然后再与高、陶重新签借款协议。徐飞自己找来过桥资金,却从不被高、陶认可,而是必须用高、陶指定的过桥人和过桥资金。
从每一次短期借款上看,高建元、陶静借给徐飞的周转资金,有银行流水、有借款合同,好像只是利息高一点。但拉长时间来看。徐飞2016年3月从高建元、陶静处借款530万元,到2018年8月7日止,已经累积还款高、陶本金和利息计1250万元。但高建元、陶静等仍然于2018年9月10日起诉徐飞,要求徐飞还欠款1400多万元。530万元借款,经过二年多一点时间,本息(含滞纳罚金)已高达2650万元。这恐怕超出常人的想像,也超出了法律的底线。
一审是在固始县人民法院审理的,民二庭庭长、法官张学平(后来徐飞才知道,张学平是陶静的亲姨姐)主审。诉前张学平找到徐飞与高、陶调解,要求徐飞和解,认账了事。并说:“你认账,最好。你不认账,我也会判你败诉。”一审后,徐飞上诉到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主审法官是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谭晓燕。审前调解,谭晓燕法官说:一审判1000万元,徐飞你认500万元,高建元认500万元,和解算了。徐飞当时就同意了。而高、陶二人又找到中级法院常务副院长王某和信阳市纪委副书记张某施压。一周后,2019年3月11日,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
一个月后,徐飞没有上诉,也没有申请抗诉。在固始法院执行局主办法官罗鹏将徐飞纳入黑名单、曝光、公司纳入黑名单后,并强行划走280万元现金后,徐飞只好向省高院申请再审。2019年11月24日,省高院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并要求查清高建元、陶静及相关公司河南惠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偷逃税问题。
信阳市中院又发回固始县法院重审。主审陈刚德法官又是高建元、陶静的人,再次判决徐飞败诉。徐飞于2020年12月24日,上诉到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年3月11日,二审开庭,至今尚未宣判。二审开庭当天,高建元、陶静指使其合伙人昌波带着固始县法院执行局罗鹏,将徐飞从中院直接带走,拘留15天,关进了固始县拘留所。
许多人同样遭遇,昭示涉黑涉恶犯罪集团作案很多年
郑杰,女,1974年生,固始县杨集乡人。开始时做小房产开发,认识高建元,那时高建元在固始县开汽车内饰件店。那时她与高建元熟识,是“哥们儿”。后来郑杰与徐飞合作成立飞龙花卉种植合作社。2017年6月,合作社用钱,郑杰以私人名义从高建元、陶静手中借款180万元,郑杰打的借条,钱是打到徐飞账上。到2018年1月,加上过桥费、高利息、罚金、滞纳金等,已成了郑杰欠高建元、陶静400万元整。到2021年12月,已滚到600多万元。2020年5月1日前,郑杰已经实还款给高、陶286万元,但现在法院还在执行400万元,并把郑杰作为老赖、失信人,常年曝光。借款180万元,大约7个月变成欠400万元,现在又打滚到600多万元,是不是又超过了普通人的想像?
王文洋,因从事工程建设需要,向高建元、陶静借款600万元,虽向他人借款、变卖抵押资产等多种方式,向高、陶还款几百万元。但终因资金短缺、利润空间较小而无力还款,被逼之下几度抑郁、甚至自杀,最终离家出走、下落不明。
其间高建元、陶静为逃避公安机关和银行监管,通过王文洋找到其堂兄弟王文江,在固始县黄河路建行通过王文江的卡号,给徐飞转过桥资金500万元一笔。王文江一分钱好处费也没有收,但是高、陶照样向徐飞每100万元过桥资金、收取5万元钱的过桥费用。王文江是军人转业的,现也加入到举报高、陶等人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的人群中。
杨富强,从高建元手中借款200万元,在他实际还款300万元后,已还清本金利息情况下,高建元仍然以尚欠50万元为由,指使期代理人魏保林将杨富强起诉(期间高建元以魏保林名义与杨富强签订了借款合同,制造银行流水最终将钱转到他自己账上)。
在陶静诉戎中学的案件中,戎中学在多次听闻高建元这一借贷主体非法、恶意放贷的情况后,申请了与陶静有亲属关系的承办人张学平回避(在此以前的所有与高建元这一借贷主体有关的案件几乎全部由其承办),却在执行阶段再次避无可避地落入高建元、陶静的借贷套路。案件判决后,陶静先是指使他人威胁、恐吓、打砸戎中学办公场所,胁迫戎中学签署协议,在判决外额外支付 13 万元作为其未获高额利润的补偿;后又委托秦金磊向戎中学催讨债务,在查验委托书并电话向陶静求证后,戎中学委托他人通过现金、转账形式偿付了 100 万,又以郑州市区的一套房子冲抵了余款并与受托人签署了相关手续,本以为已经彻底还清债务,但万没想到陶静已向固始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拒不承认戎中学已还事实!执行法官在对秦金磊的询问中,已明确知道戎中学已将判决款项交付秦金磊,却仍然对戎中学采取了执行措施。
还有何进成、李云亭、顾成玲、顾敬成(250万元)、代泽清、崔广军、陈仁全、黄永强、陈金仁、朱慧萍(2000万元)等人向高建元、陶静等人借款数千万元,而高、陶等人以各种方式收取超高利息、罚息、过桥费、砍头贷等手段,实际利率高达100%以上,获利上亿元。
高建元犯罪团伙的“绝招大全”
为高建元、陶静等提供大量资金的,包括高建元的侄儿、亲家等在内,经初步了解就包括秦国强、高建立、高建武、杨宏宝、魏传林、张红、桂芳群(自然资源局领导)、宋杰等人。这些人以高建元、陶静为首,形成了分工合作、组织严密的高利贷涉黑涉恶集团,并以河南惠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平台,大肆侵占他人资产,并和法院、检察院、公安等单位个别人勾结在一起,形成强大的黑恶势力集团,扰乱金融秩序、扰乱社会秩序与社会治安,涉黑涉恶犯罪,搞得民不聊生,谈“高”色变!其涉嫌犯罪的主要手段有:
绝招一:高息。高建元们放贷,首先就是高利率。约定时间内,按月利率三分或三分八。造成逾期后,在逾期时间内,按约定利率两倍计息,即达到月利率六分或七分六。
绝招二:罚息。就是逾期后按两倍利率计息后,并约定处以逾期利息同等金额的罚款,并美其名为“罚息”“罚金”“滞纳金”“违约金”等。
绝招三:制造逾期。高建元们放贷,约定时间常三个月或更短。到期时,高建元们就玩失踪,让你找不到人;或者说是在外地,让等等。造成借款人事实上的逾期。在算计利息和罚金时,则高建元们却一点也不含糊,“一是一,二是二”了。
绝招四:过桥费用。到期和逾期了,如果借款人还不上款,则高建元们就从他指定的人手中走过桥资金,借款人自己找的过桥资金,高建元们却一概不同意用。为的是高建元们按每100万元,收取5万元的过桥费用。并且他们通过过桥,形成还款后重新借款的假象。
绝招五:变更借贷主体。在几次过桥后,高建元们常在最后一次过桥时,将放贷的主体变成提供过桥资金的指定人。对高建元们来说,有两个好处:其一是前期的借款与利息、罚金等,形成已还清,借贷完成的“基本事实”。其二是变换借贷主体后,借款人不变,但放贷人换了,形成了“新的借贷关系”。即掩盖了前期的罪恶,又有银行流水,证据上“无可挑剔”。这一点,也正是高建元们团伙作案,分工合作的典范,当然也是他们涉黑涉恶有力证据。
绝招六:暴力催债。高建元们在其人为制造的虚假债权债务到期后,先是以电话、短信威胁、恐吓的方式恶意“讨债”,随后高建元亲自带人或指使他上门打砸、围堵,强行讨债。
在戎中学案件中,高建元、陶静就多次指使人,到戎中学郑州办公场所肆意打砸、辱骂,毁坏办公物品,严重扰乱办公秩序。在报警后,高建元、陶静仍多次安排或指使其工作人员,给戎中学发威胁、恐吓短信,内容诸如“杀你全家”之类,给戎中学及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
在徐飞案件中,高建元安排其工作人员于除夕夜到徐飞家中催讨债务、采取围门、限制徐飞自由等严重手段(其中还有检察院人员参与,要把徐飞拷上带走)。高建元们的暴力催债,也使徐飞无法而将办公室清退了。
在王文洋案件中,高建元等多次带人以静坐、滋扰、纠缠、言语威胁等向索要债务,王文洋迫于压力和心理恐惧,以高息向他人借款和变卖抵押资产等方式,偿还了高建元们部分债务,但高建元仍说王文洋欠他2000多万元(实借款不约900万元)。王文洋几度抑郁甚至自杀。现王文洋离家出走,下落不明。但高建元、陶静又多次带人到王文洋岳父顾礼堂家中追要高利贷款,造成顾礼堂一家遑遑不可终日。
在郑杰案中,高建元、陶静等带人,连续一个星期去郑杰开的内部餐馆去暴力催款,来人的吃饭客人全被高建元们赶走,造成郑杰的餐饮最终无法经营下去。
绝招七:定向诉讼。高建元、陶静等人,将所有起诉“借款人”的案件,几乎无一例外的由固始县人民法院张学平法官审理,张学平是陶静的亲姨姐。而且张学平明知高建元、陶静等人是典型的“套路贷”、涉黑涉恶的犯罪行为,却从不向公安机关移交侦办,而且不问资金来源合不合法、借贷双方关系、有无出借资金能力等关键问题,直接判高建元、陶静们胜诉。即使个别案件提出了张学平法官回避,也是张学平、高建元、陶静等“自己人”当主审法官,照样判高建元、陶静等人胜诉。上诉到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时,又有市纪委的张某和中级法院的王某为其保驾护航,也一直是“胜诉”“维持原判”。
绝招八:定向执行。高建元、陶静等人诉讼成功后,执行案件时,又几乎全部“巧合”地由固始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罗鹏法官负责。而罗鹏法官在执行过程中,更是完全无视被害人的异议和主张。秦金磊(高建元委托的催款代理人)的询问笔录完全可以证明戎中学已履行还清了全部债务,但罗鹏法官视而不见仍然强制执行,并且对戎中学要求将高建元、陶静等人涉嫌犯罪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的请求置之不理。其包庇、回护、纵容高建元、陶静等人的之意不言而喻。
绝招九:编织关系网,无人立案。徐飞、戎中学、王文洋、王文江等人,带着相关证据,多次去固始县公安机关报案,要求侦查高建元、陶静涉黑涉恶犯罪团伙的违法行为,固始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始终不予理睬,不予立案。固始县法院有关人员还徇私枉法,助纣为虐,更别提向公安机关移交案件了。固始县检察院中甚至有人出现在高建元、陶静们的催债现场。高建元的儿媳妇就是县检察院的人。另外信阳市公安局张姓领导、市中级法院的王姓领导和市纪委的张姓领导,都曾以不同的方式“关注”过高建元的诉讼案件和被举报的案件。据知情人士透露,高建元的连襟叫张富宏(张杰子),在郑州做管道生意,做的比较大,认识信阳市、固始县的很多领导,是高建元的后台。2020年9月至10月间,国家巡视组来到固始,徐飞、戎中学、郑杰、代进成、杨富强、李云亭、崔广军、孙云飞、吴磊等人,实名举报高建元、陶静涉黑涉恶的犯罪问题,然而固始县公安局仍然不立案。据说是高建元、陶静、张富宏(张杰子)找到了信阳市公安局的张姓领导,请他给固始县公安局领导胡某打电话要求不立案的。
高建元、陶静集团的关系网织的可谓是风雨不透,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群众期盼有关部门雷霆行动,严打涉黑涉恶犯罪行为
高建元、陶静集团盘踞在固始很久,逐渐发展为放高利贷、砍头贷、套路贷、扰乱金融秩序、暴力催收、“定向诉讼”、“定向执行”等全链条多种犯罪形式,并以金钱和利益开道,编织了强大的关系网,且在强大的关系网庇护下,干尽侵占他人资产、扰乱金融和社会秩序、让受害者家破人亡的坏事,而且时间长、影响恶劣、行为令人发指。而受害者却又无处申冤。
为此,固始县底层群众与受害者们一起,实名举报高建元、陶静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期盼河南省公安厅能异地用警,在省纪委监察委的配合下,在金融单位、省高级法院、省检察院等单位的支持下,采取雷霆行动,严打该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
一,严查高建元、陶静团伙一切相关人员与河南惠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高利贷、砍头贷、套路贷等违法行为,规范金融市场秩序。
二,严查高建元、陶静团伙的一切相关人员的暴力逼债、恐吓辱骂、围堵纠缠、强迫交易等涉黑涉恶违法行为,规范固始县社会秩序。
三,严查高建元、陶静团伙的一切诉讼案件和执行情况,查清该团伙变非法放贷为合法判决的事实,定点清除法院系统的害群之马和保护伞,净化信阳市中院、固始县法院二级法院的法官队伍。
四,严查高建元、陶静团伙在公安、检察院、市县纪委及相关部门的一切涉案人员,打掉该团伙在相关执法单位的保护伞,净化相关队伍。
五、彻查高建元、陶静团伙所有成员及河南惠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偷税逃税漏税问题。由省税务机关牵头,组成省、市、县三级税务稽查参与的办案小级、由纪委监督案件查办情况。
群众热切期盼有关执法执纪单位,早日行动,打掉高建元、陶静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还固始县一片青天!
(2021年12月26日)
实名举报人:
姓名:徐 飞 电话:13903975779
姓名:何进成 电话:13939748999
姓名:杨富强 电话:13937653777
姓名:李云亭 电话:13903977855
姓名:郑 杰 电话:18637655966
姓名:王文江 电话:13703761771
姓名:顾成玲 电话:13603977123
姓名:顾里堂 电话:13839701706

声明:本文内容整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投稿号仅提供信息发布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投稿号的头像投稿号注册会员
上一篇 2022年8月20日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热点推荐

  • 壕!内蒙古一高校购买波音飞机上热搜,这些学校也有同款大教具

    日前,“内蒙古一学校买了架波音飞机用于教学”的消息在网络上不断热传,引来无数羡慕。 据查实,这所学校是鄂尔多斯应用技术学院,其采购的波音737-500教学飞机早已于11月初抵达伊金霍洛旗国际机场,由学校代表进行了查验、交接。 在该…

    2023年12月10日
    440
  • 消费心理学案例三只松鼠(消费心理学案例)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消费心理学案例以及消费心理学案例三只松鼠的问题。以下是小编对这个问题的总结。让我们看一看。 消费心理学品牌案例分析:SONY为什么会成为世界驰名商标? 索尼公司的SONY行为值得国内企业学习,长虹(家电…

    2023年5月11日
    670
  • 乌鲁木齐:3家店面因价格违法受处罚

    央视网消息:8月11日,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冠肺炎疫情和疫情防控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会上,乌鲁木齐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松原通报了乌市临时性静态管理以来,各类价格违法行为,依法从严从重从快处罚情况。1.乌鲁木齐市沙依…

    2022年10月9日
    1030
  • 国产数码相机品牌排名前十名(国产数码相机品牌排名)

    国产相机品牌排行榜前十名 国产相机排列前面的品牌有:爱国者、明基、奥美佳、欧达、海尔、德之杰等。 东方牌单反相机 东方牌单反相机可以说是国产界最老的牌子了,它于一九五六年在天津照相机厂研发生产,在照相机行业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很…

    2023年9月22日
    750
  • 章子怡发文称自己呈阳性,但没有透露更多症状,汪峰没有互动

    还有很多明星感染新冠,之前金莎,张歆艺,张馨予,左小青,翁虹,张馨予纪中、李亚鹏夫妇、黄奕、韩红、岳云鹏、黄磊、小沈阳、余少群、吴尊一家等等。其实这也不奇怪,大家都是正人,明星也是人,阳性是正常的,大家都希望快点转正。 刚刚获奖的…

    2023年1月17日 热点
    780
  • 三星Galaxy S24系列性能曝光:骁龙8 Gen 3带来49%的性能提升

    据太平洋科技资讯报道,三星Galaxy S24系列将在某些地区搭载骁龙 8 Gen 3 for Galaxy处理器。这款处理器尚未正式推出,但新的爆料表明,它将带来巨大的性能提升。 据来自X平台用户的爆料,骁龙 8 Gen 3 f…

    2023年9月23日
    560
  • 男子面试失败骂HR后个人信息被曝光 当事人已经道歉

    据白鹿视频最新报道,近日,上海。男子面试失败后发信息辱骂HR,随后该男子简历被该HR挂在社交平台并称“自己收到了这般恶毒的回复”,男子照片、电话、就读学校、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被曝光引发网友关注。 有网友评论称男子骂人不对,但也有网…

    2023年11月1日
    460
  • 男子暴雨天救助流浪猫 专家确认: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据深圳晚报,市民黎先生日前路过南山大沙河公园时,在路边偶遇一只黑色斑纹全身淋湿的小猫”,趴在路边一动不动,身体像冻僵的状态,黎先生将它带往附近的宠物医院做专业的救助。 在检查期过程中,宠物医院的医生发现这只流浪猫的花纹非常特别,很…

    2023年5月11日
    730
  • 请问黄山奇石有哪些奇石?

    黄山有120多个有命名的奇石的天然风景石,如黄山“飞来石”、“仙桃石”、“猴子观海”、“仙人晒靴”、“仙人指路”、“仙女弹琴”、“仙人下棋”、“梦笔生花” 、“天狗望月”、“狮子抢球”、金鸡叫天门”、“猪八戒照镜子“等。 黄山是世…

    2023年5月15日
    740
  • 养猪场将粪便排入天坑可以吗??来自

    养猪场将粪便排入天坑是不可取的做法。天坑是指地表360问答下的天然洞穴或溶洞及治宁阿,通常是地下水系统的团尺知一部塌消分。将粪便排入天坑可能会对地下水质量产生严重的污染,对环境和生态系统造成损害。如果被执法部门发现,将会给予严重的…

    2023年10月28日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