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防疫志愿者:白天采集核酸信息晚上送物资,会坚持到最后一天

白天核酸信息采集工作完成后,他还利用晚上的时间免费为求助者采集、运送物资。在三亚生活了14年,他希望“能够尽力帮助别人。”8月8日的三亚下起了大雨。建设街一小区内,张斌穿着大白,左手拎着消毒水,右手拎着蓝色箱子,从一栋楼走向另一…

白天核酸信息采集工作完成后,他还利用晚上的时间免费为求助者采集、运送物资。在三亚生活了14年,他希望“能够尽力帮助别人。”

8月8日的三亚下起了大雨。建设街一小区内,张斌穿着大白,左手拎着消毒水,右手拎着蓝色箱子,从一栋楼走向另一栋。这天,他负责三栋楼的核酸信息采集工作,来来去去淋透了三趟,换了三套防护服。

这是张斌成为防疫志愿者的第三天。8月6日,三亚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此前一天的晚上,张斌临时报名做了一名防疫志愿者。

白天核酸信息采集工作完成后,他还利用晚上的时间免费为求助者采集、运送物资。在三亚生活了14年,他希望“能够尽力帮助别人。”今年4月,他同样在建设街做了21天志愿者,坚持到解封的最后一刻,也因此结识了一群志愿者朋友。

做志愿者,意味着失去了陪伴家人的时间。第一天早上,儿子还劝他“在家陪我们吧”,但张斌还是怀着歉疚出发了。

三亚防疫志愿者:白天采集核酸信息晚上送物资,会坚持到最后一天

8月9日,张斌用电动车做核酸转运工作。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志愿者张斌的口述:

上门做核酸,雨中跑了三栋楼

8月6日早上7点,我开始在建设街做志愿者。那天是做核酸信息采集员,在户外,搭一个蓝色的帐篷,太阳很晒,我做了三个小时,采集了680人的信息。一脱防护服,全是“蒸”出来的汗水。

我是篮球培训班的销售,培训班8月1日就停课了。8月5日晚上,我找了当地一个志愿者协会的会长报名。会长在建设街,所以我也来了这边。

建设街的常住人口比较多,大部分是外地来三亚谋生的。我坐在帐篷底下,给居民扫码采集信息。他们一个个排队,聊天内容都是这次疫情会什么时候结束,或者是问我们检测点什么时候停止服务。

6日那天,建设街已经确诊了10个病例,援助队伍还没来,缺各种人手,医护、志愿者、保安,都缺。我有点害怕,这么大热的天,我还是穿了长裤,算是个心理安慰。

这次疫情给我的感觉就是“太快了”。但是这次大家更齐心一些,核酸做起来也比较顺手。

无论是做核酸信息采集工作、转运工作(把检测管运送到核酸检测机构)还是上门采集工作,都是志愿者自己选择的。有些新来的,或者一些女士,就尽量让他们选轻松点的,需要上门爬楼的就我们男同志来。

三亚防疫志愿者:白天采集核酸信息晚上送物资,会坚持到最后一天

张斌在做志愿者。受访者供图

6日那天收工早,到了晚上7点,我又开始帮别人采购物资。我在短视频平台发了自己在做志愿者的视频,有求助的人就联系我。我骑着自己的电动车,给封控的社区送物资。

一开始,我找到了一家还开门的超市,求助者让我买的都是蔬菜、肉、油、盐、大米这些生活必需品,我给他们送到小区大门口。8月8日开始,不允许线下买东西了,我就让求助者在网上下单,我给他们送。

之前有一个人联系我说,他和朋友来三亚看病,朋友刚动完手术疫情就来了,现在只能出院住旅店,已经三天没好好吃饭了,想让我给送点吃的。

那是晚上11点,我电瓶车已经没电了,正好在吃小面包,是居委会给我们加餐用的,一袋子有七八个面包,我就让另一个志愿者赶紧给他们送了两袋过去。

这种时候,是我感觉到志愿者真正有用的时候。我不要报酬,不图回报,做义工,就想有义工的样子。

8日那天,三亚下了好大的雨。我拎着核酸检测装备来回跑了三栋楼。有居民朝我喊,“快来坐下休息会儿,满头大汗的,还这么大雨。”听到这些话,我就觉得,我的付出被人看到了。

“带着对家人的歉疚出发”

今年4月,三亚也有一次疫情,我在建设街连续做了21天的志愿者,那是我第一次做志愿者。

我是重庆人,16岁来三亚,到现在已经14年了。我干过各种活,一开始学厨师,后来教跆拳道,2021年初在一个篮球培训班做销售。在三亚也算是成家立业了。

平时工作忙,早出晚归的,没时间陪妻子孩子。培训班停课后,我9岁的大儿子每天都跟我说,“爸爸你不上班就在家陪我吧。”所以一开始我是不想去做志愿者的,打算借这个机会好好陪陪孩子。

8月5日晚上,我在手机上刷我们的志愿者群。我们有三个志愿者群,两个群500人,一个群240人,都是4月份做志愿者的朋友。他们在群里不断发日常工作的照片、视频,想到那么多人都在一线,我就跟妻子说,“明天我就去做志愿者。”

我怀念和一群人干一件无偿的事儿的感觉。

4月疫情的时候,建设街是最后解封的。我和这群志愿者坚持到了4月24日下午,最后一刻。解封后,我们还相约一起聚会,5月、6月都聚过。我做过5年的厨师,给他们做了一大桌子菜。我们这些志愿者,有承包工程的,也有开公司的,大家来自各行各业,但都聚在一起做同一件事儿,通过这样的经历,我也学到了很多。

三亚防疫志愿者:白天采集核酸信息晚上送物资,会坚持到最后一天

4月份,张斌与其他志愿者好友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8月6日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儿子问我,“爸爸你去哪里,你在家陪我们吧。”我心里挺难受的,觉得有点歉疚。我妻子也抱怨,她说“你自己家里还有小孩,还有孕妇,你都不陪,还要去帮助别人,谁来照顾家人?”

我说,“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我们家不缺什么,我还是可以给你们购买物资,但是有些人可能吃的都没有,他们有困难,我们能帮就去帮一下。”

9日,我又开始做转运工作。各地的援助团队已经过来了,人手多了起来。我们的核酸检测流程也一直在更新,效率提高不少。希望疫情尽快结束,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天。

新京报记者 徐巧丽

编辑 刘倩 校对 付春愔

声明:本文内容整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投稿号仅提供信息发布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投稿号的头像投稿号注册会员
上一篇 2022年9月28日
下一篇 2022年9月28日

热点推荐